【前言】
這一集放入很多內容,感覺有點節奏加快,但是元素太多把人弄得有點混亂又喘不過氣來,
但15集把四個人的真實感情和走向,有了明確的描述和伏筆,所以我把它分成兩部份來寫感想,
因為四角題要分析的可能性太繁雜了,分開來思考比較單純。
而且我相信,均昊和天瑜的部份我一定會寫很多...。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「我一直在想像妳這樣的人,究竟有什麼方法,可以改變一個人心跳的聲音?
 我從小不喜歡被影響,所以很討厭會影響我的人,
 我討厭妳影響我的心跳,進入我的視線裡,妨礙我的思想。
 妳來告訴我,  要怎樣才能讓妳不要再左右我的人生?
 要怎麼樣才能讓我的腦袋不要再一直想著妳?」

 ■□■□■□■□■□■□■□■□■□■□■□■□■□■□■□

從看過那張照片到並肩對抗流氓還有了嘴對嘴的接觸,單均昊的內心早就不再平靜了,
只是他那張萬年不興波瀾的臉掩飾的太好了,他的內心對天瑜的抗拒早在謝全事件就宣告瓦解了,
他只是不敢在眾人面前承認,但不代表他不敢面對。 

「告訴我,你有沒有對葉天瑜心動過」

當芸熙的理直氣壯的質問時,均昊內心一直蠢蠢欲動的想法,也在盛怒中躍出台面。
直接點明了主題,均昊直接望進了自己內心深處的感情,原來真愛一直都在,只是被他選擇忽略了,
他的逃避讓內心的渴望反而更形加重。
他逃不掉了,就算不想承認茼蒿所做的過的事,他也不能不承認「他愛上葉天瑜」這個事實。 

「這個真愛算什麼呢?」


對於芸熙拔下的真愛戒指,他沈默的看著...天瑜要退還戒子均昊生氣,
當芸熙要退還戒指,終於讓他喘不過氣,轉身開車出去透氣。
這中間的差別,他並不想天瑜跟他之間是什麼都不存了;
但芸熙的以退為進,卻讓面對紛亂關頭的單均昊無心安撫周旋。
如果他沒對天瑜心動過,為什麼對一開始以來和她的對話互動全記得清清楚楚,
每個眼神表情和...吻...原來他一直記得清清楚楚。

潛意識裡觀美「錢來也」是他的避風港,所以他不知不覺的一路飆到觀美。
這裡有等待他的人,可以撫慰他靈魂的人,觀美儼然成了均昊心靈的家和最後的依歸。
這樣講起來均昊真正的家應該是觀美,不是單家,他還真是悲哀!
金枝媽媽真的是個刀子口豆腐心的好人,她還肯招呼均昊進家門坐坐。

均昊解開安全帶臨下車前遲疑了一下,我一直在想為什麼呢?下車進「錢來也」需要下定決心嗎?

當他向金枝媽媽道歉時,我只想到天瑜調教的不錯,
均昊已經能開口向人道歉了還會關心金枝媽媽的手,進步超多。

一直到均昊左右顧盼,我才恍然大悟,原來均昊剛才的遲疑是想到要見到天瑜了。
「我姊跟姊夫去約會了,姊夫就是徐子騫」
均昊臉上的落寞叫人看了不捨,沒有霸氣和傲氣,均昊跟茼蒿愈來愈像。
「你到底是單均昊還是茼蒿啊」 

「不能兩個都是嗎」 

「不能,以前那個茼蒿他是個大陸漁工,他沒有任何的過去,他可以為我們天瑜做出任何的事情,
    可是單均昊不行,他太多責任太多過去了,除了他那個未婚妻之外,任何女人在他身邊都活得很辛苦。
    我這些話中聽也好不中聽也罷,雖然觀美漁村是你的,可是你卻不是觀美漁村的。」 
「聽說...聽說你快結婚了,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來這邊,可是你跟我們家天瑜一點關係都沒有了...
    因為這樣我才願意對你說實話...茼蒿早就不存在了!單均昊有他自己要面對的責任。」 

從一整段對話裡,均昊始終是個一臉落寞難過無言,他怎麼可能靜靜任人數落搶白呢?
可是他做了,他從頭到尾無法否認,因為金枝媽媽說的是事實。
這時的他是我們看了很久的單均昊還是想念很久的茼蒿?

「有一天,妳會為我把那個戒指拿下來嗎?」

事實證明能讓天瑜把戒指拿下來的人是均昊,
而天瑜還是為了讓均昊死心去過單均昊的人生而忍痛丟棄,
丟了戒指並沒有讓天瑜把感情也丟掉,她還是在乎還是深愛。

茼蒿的記憶讓均昊來到這個讓他感到熟悉的陌生別墅,
在似曾相識的鋼琴彈起了腦海裡自然湧現的旋律。
夜裡的鋼琴聲召喚著天瑜,是真愛在吶喊是均昊內心在呼喚,
天瑜一步步走進那棟她跟茼蒿有著定情回憶的別墅。
昏暗的室內均昊孤伶伶一個人反覆復習著內心熟悉的感覺,
沒有紅酒沒有甜蜜的笑容,只有無止盡的黑夜。
乍見召喚來自己最愛的天使,兩人震撼詫異的凝視,
我相信均昊會恍然大悟原來熟悉不是沒有原因的,
因為這裡有茼蒿和天瑜的美好回憶。
每一次當天瑜要認清事實放棄茼蒿的時候,均昊的身上就出現了茼蒿的影子,
一次又一次的提醒天瑜「我在這裡」。

「你怎麼會在這裡」
「剛路過這裡覺得很眼熟,好像之前來過,就進來啦!很奇怪,這架鋼琴還有這首曲子都讓我覺得很熟悉,
    妳呢?不會也是剛好路過吧?」 

「這裡是我跟茼蒿...」
「和茼蒿怎麼樣?你們一定來過這裡對不對?也發生了什麼事情...」 

單均昊為什麼這麼聰明,這裡的確曾經發生一件美好的事情。
這要怎麼叫天瑜說出口呢?
這裡是他們確定彼此感情的地方,這裡有最深情毫無保留的茼蒿身影,
再看看單均昊,只能更心酸,一樣的長相一樣的人卻失去了曾有的刻骨銘心。
 
「都已經過去了,沒有什麼好講的。幹嘛一直看我」 

從以前我就一直認為妳平凡又不漂亮,粗暴又沒禮貌,愛說謊又愛貪小便宜,
    實在是沒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,我剛剛仔細看了一看,結果想法還是沒有改變。」 

「那又怎樣,我妨礙到你了嗎?很奇怪!三更半夜不睡覺,專門跑來這邊來損我。你還真閒,總經理。」
 
真是很單均昊式的毒舌嘴巴,這樣對一個女孩說話,
然而看得出來他卻很享受天瑜的表情和反駁,臉上帶著溫柔的笑意。
他是故意的,他只是想看那張表情豐富又可愛的臉,
他喜歡她的氣急敗壞和吃鱉的表情,他愛上逗弄她的感覺。 

「我一直在想像妳這樣的人,究竟有什麼方法,可以改變一個人心跳的聲音?
    我從小不喜歡被影響,所以很討厭會影響我的人,
    我討厭妳影響我的心跳,進入我的視線裡,妨礙我的思想。
    妳來告訴我,要怎樣才能讓妳不要再左右我的人生?
    要怎麼樣才能讓我的腦袋不要再一直想著妳?」
 
天瑜應該懂得,這是單均昊式的表白,他在告訴她「我為妳心動,無法好好思考,無法不追逐妳的身影。」
否則她不會失神讓戒指掉落。

可是震撼歸震撼,告白似乎來得太慢了,還有兩個人已經插足其中,要怎麼去面對這席話呢? 

「我根本就不想看到你好不好,我根本就不在乎你討厭我,這樣我就可以躲你躲得遠遠的,
    可是每一次當我發現,我快要跟你沒有關聯的時候,我就會在你身上看到茼蒿的影子,
    你有種你就不要讓我在你身上看見茼蒿。」 

「我討厭妳,我真的討厭妳,因為妳連讓我忘掉妳的機會都不給我。
    設計這個戒指的人說過,只有真愛出現,它才會緊緊的套住她的手指。
    這個戒指曾經緊緊的套在妳的手上,原來在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,這個預言就在提醒我了,
    我一直到今天才發現,希望不會太晚。」 

單均昊真心告白,蹲在面前要幫天瑜戴上戒指,這一直是芸熙夢寐以求的一刻,
天瑜卻在最後一刻因為想起芸熙、子騫、金枝媽媽的話而拒絕了。

該說她善良好?還是她愚蠢好?
愛情可以同情安排退讓的嗎?在刻骨銘心之後?

當然這一段對話,讓很多人想暈倒,均昊怎麼講得出這樣言情的話,
可是戀愛中的人都會智力退化,一切都不在邏輯之內,有時會冒出很多內心的真心話,
沒說過不代表他不會說,他只是沒遇到讓他有想說的衝動的人。

均昊在愛情的面前是完全低姿態的,他小心翼翼又滿心祈求。
他祈求天瑜給他一個公平的機會,不要在喚起他的愛情的記憶後又放棄了他。
天瑜轉身逃開的煞剎那,均昊的錯愕眼神讓人不捨,或許他以為可以輕易的和天瑜在一起,
可是他忘了,他是單均昊!這是一個不能改變的事實。
在他的世界裡還有一個范芸熙,天瑜是不可能忘掉的。
可是當天瑜要均昊回到他那別人夢寐以求的人生,當成什麼都沒發生過,均昊的心裡有多慌,
所以他吶喊「發生就是發生了,怎麼可能當作沒發生過?」
除非讓均昊再失憶一次吧!否則真的太殘酷了。

均昊犯了一個錯誤,他不該把天瑜逼得太緊,非要她說出真心話。
天瑜說不出口,所以她推開了均昊的手,最後還狠心拋出心愛的戒指。

那一剎那超出了均昊所預期的,他的震驚不可置信和立即衝出跳水尋找,
不只震撼了天瑜也震撼了電視機前的我們,他瘋狂的在水裡尋找,
證明在均昊心中這個戒指這份感情遠勝於一切。

如果天瑜不離開她一定會心軟,所以她哭著逃跑了,在愛情的戰場上天瑜連夜遁逃,因為她無法面對。
均昊不止沒找到戒指,也失去天瑜的身影,他的心有多痛苦。
天瑜在欺騙自己也在欺騙均昊,以為唯有如此才能讓彼此都不再為難痛苦。
但是,真的不會痛苦嗎?天瑜忘了問問自己的心。

不過我很慶幸一件事,子騫送的錬子也一併丟了,連子騫的份也一併退回原點,
這是唯一一件讓我開心的事。

均昊母親的無理跋扈,芸熙的一巴掌沒讓單母反感,只是更指責自己的兒子,
再再讓人無法理解。有什麼比自己所疼愛的孩子們都幸福快樂更重要呢?

「一個完整的家」定義是什麼?

跟均昊結婚才會有完整的家嗎?跟別人不行嗎?
還是所謂「完整的家」是指單家,芸熙不願意離開單家,
所以最好的方法是嫁給均昊才能名正言順的一輩子留在單家?

這個「夢想」太可笑了,因為芸熙個人一個很奇怪的「夢想」而把全部的人全都攪的一團亂,
每個都有為她完成「夢想」的義務,單母是,子騫是,均昊絕對是,連天瑜都被牽扯進來。
這個世界上,范芸熙最偉大,最可憐,最需要被呵護。

看到這裡...很可笑吧!

芸熙為了實現夢想不惜犧牲一切,不只她自己還包括了旁人,全部都陪葬在其中。
什麼樣的家庭教育出這麼變態的想法?還萬分理所當然?

他是單家唯一的男人,是SENWEEL的總經理,這個家和SENWELL都需要他導航,
如果他真的這麼有權威,為什麼他沒有說不的權利?
為什麼他要站在那讓一個女人巴另一個女人罵?
他真的有那麼重要嗎?
如果他所說的每一句話都代表一個無法改變的指令,容不得改,他比古時的皇帝還了不得了。

均昊第一次看清楚自己的家庭吧?他在這個家的定位和重要性...只是功能性而不是為了溫情。

站在天瑜的角度,她在履行她所說過的話,不再給均昊靠近她關心她的機會,
那怕手流血了,她還是拒絕,不反駁不辯解,她完全對單均昊封閉了心門,
她不是沒感覺,她只能對他的擔心害怕關心選擇視若無睹。

她誠實回答子騫的詢問,接受子騫的關懷和擦藥,
均昊那側看的眼神有多無奈心酸,明明就站的那麼近,
可是感覺距離卻是那麼遠,遠到像好幾萬光年的六等星,看得到卻碰不到。

這就是義無反顧坦承愛上一個人的代價嗎?

雖然如此,他還是一心一意的保護天瑜,讓子騫將她帶離風暴圈,其實他更想自己帶她離開吧!
在他快被一切壓得喘不過氣時,他渴望聽聽天瑜的聲音想跟她聊聊,
可是天瑜掛斷電話,讓他獨自沈入了無邊的孤獨裡。
雖然這一切單均昊也是自己造成的,但看到他被逼到走頭無路,心裡還是不忍心。

面對均昊的婚訊,天瑜無法視若無睹,說著違心的話,稱讚他們匹配,
再怎麼偽裝也無法掩飾自己的痛心和失落,這代表她永遠永遠都要失去茼蒿失去單均昊,
失去她這一生的真愛,她怎麼承受得起呢?
她還能在人前燦爛的笑,或許快崩潰的人是天瑜才是。

沒有一個準新郎會有一張那麼鬱悶的臉,御守在身邊,真愛戒指也離奇的出現在珠寶店,

「失而復得的戒指,這代表真愛有望了」
什麼都不知道的店員誠實的說了出來,

好像為均昊絕望涸竭靈魂注入了一劑強心針,他迫不及待要奔去天瑜身邊,
告訴她真愛不會錯過的,除了她誰都不是他單均昊的真愛,御守戒指就是最好的見證,
他重新活了過來,對未來再度充滿希望。

可是未來有還有多少障礙在等待著他們呢?

在15集裡茼蒿徹底消失了,不是,是徹底融入了單均昊的生命裡了,
他完完全全把單均昊的心變成了一顆深愛葉天瑜的心,
在他的生命裡最重要的事是葉天瑜,這是當時的茼蒿的心情,
茼蒿其實回來了,用對天瑜最好的方式回來了,他有身份有過去有名字,
只要他把一切到理清了,他就是一個完整的單均昊,只屬於葉天瑜的單均昊。
 

原創:nana8006  (資料來源:王子變青蛙三立官網)

全站熱搜

向日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